• <th id="uuw9o"></th>
    <th id="uuw9o"></th>

    <th id="uuw9o"></th>
  • <dd id="uuw9o"><track id="uuw9o"></track></dd><tbody id="uuw9o"><pre id="uuw9o"></pre></tbody>

  • <em id="uuw9o"><ruby id="uuw9o"></ruby></em>

      您的位置 : 星座小說網 > 奇幻 > 諸天武神

      更新時間:2022-01-11 09:42:36

      諸天武神

      諸天武神 小小八 著

      連載中 蕭逸依依慕容嬌兒 女強小說 空間小說 軍婚小說 網王小說

      諸天武神中主要人物有蕭逸依依慕容嬌兒,是小小八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創作品,已上架網絡。全文講述了在這個武者橫行的世界,只有強者才能夠制定規則,而凡人蕭逸獲得了逆天武魂,這片沉寂多年的大陸,因為蕭逸的到來,正暗自波濤洶涌著。從那之后,蕭逸便開始了一段碾壓這片大陸無數天才舞者的逆襲之路,最終便成就了魂帝武神的強者之路。

      精彩章節試讀:

      古色古香的房間里,蕭逸忽然醒了。

      “咦,我沒死?”這是他的第一個念頭。

      下一瞬間,他注意到自己正處于一個陌生的環境里。沒有任何猶豫,抬手往身下一拍,準備躍起。

      這是一個優秀殺手的本能反應。

      手剛落下,劇烈的疼痛襲來,讓他手臂一軟。

      我怎么會這么虛弱?

      ....

      蕭逸,華夏人,武學天才。

      一位修煉出內力的形意拳宗師。

      當那些無知的外國佬嘲諷著華夏武術只是花拳繡腿,只能用于觀賞用途,毫無實戰意義時...

      他怒而出手,橫掃世界各大地下拳壇,并創下三百連勝的奇跡記錄。

      對手不乏金腰帶拳王,卻從無一人能在他的拳頭下撐過十招。

      ‘形意拳’三字,成為整個世界地下拳壇的禁忌與恐懼。

      他還是個殺手,殺手榜排名第一,殺手界公認的無冕之王。

      出道至今,任務成功率達到駭人的百分百。

      想請他出手的人趨之若鶩,甚至不惜一切酬勞。

      但,他有著殺手的職業道德,卻也有著身為華夏人的一份底線和責任。

      只要是對華夏不利的任務,一概不接。

      他愛著他的祖國,敵視一切試圖對華夏不利的勢力和人物。

      雖身在國外,卻始終心系祖國。

      當一個SSS級傭兵團無視他的警告,高調接受一份敵視華夏的秘密任務時....

      他怒而出手,對這個名列世界傭兵團第一的團隊展開了血腥的屠殺,僅僅一晚,全團隊員無一幸免。

      自此,華夏成為了雇傭兵的禁地。再臭名昭彰、兇名赫赫的傭兵,都不敢去華夏撒野。

      當M國那些自視甚高的特工和密諜,打算潛入華夏竊密時....

      他毫不猶豫地對這些特工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暗殺。

      在那幾位已經成為M國特工界傳奇人物的特工齊齊死于非命后....

      那些自視甚高的M國特工終于見識到他的強大與殘忍。

      自此,華夏成為了國外特工噤若寒蟬的恐怖之地。再訓練有素、再出色的國外特工,都不敢踏入華夏半步。

      理所當然地,他因此結下了數之不盡的仇家。

      想殺他的人,多如牛毛。

      在世界黑道懸賞榜上,他的追殺懸賞高得嚇人,高居榜單第一。

      然而,當一個個頂尖殺手、一個個傳奇人物,在接了這項追殺任務,接二連三地人間蒸發后,再無人敢提起這項任務。

      殺蕭逸,成了黑道懸賞榜的一項禁忌。

      懸賞空掛,卻無人敢接。

      數天前,他通過特殊途徑收到一個消息。

      一支國外的雇傭兵團隊,偽裝成考古學家,潛入華夏,在某遺跡出土了一件價值連城的文物。

      并且,已經秘密運出了國外。

      對此,蕭逸自然不會坐視不管。

      泱泱華夏重寶,豈能流落國外。

      他當即追上了這支雇傭兵團隊,并將他們擊殺,將文物取回。

      就在他準備瀟灑離去時。

      上百個手持槍械的人包圍了他。

      他一眼就認出了這些人,有的是M國精英特工,有的是兇名在外的雇傭兵,有的是頂尖殺手...

      蕭逸瞬間明白,這是一個陰謀。

      一個針對自己的陰謀。

      那支雇傭兵團隊只是個幌子,為的就是引他出來。

      多方勢力聯手,只是為了殺他。

      任他再精明,在這多方聯手布置的陰謀下,他還是中計了。

      但,蕭逸沒有怕。

      他有信心,拼著重傷的代價殺出重圍,日后再慢慢找這群人算賬不遲。

      就在他殺出一條血路,準備逃離時。

      傷口上的鮮血滴落到懷中華夏文物之內。

      異變突發。

      他如遭雷擊,身體發麻,四肢無力。

      他只能不甘地、眼睜睜地看著敵人獰笑著朝他走來。

      沒有人知道,蕭逸身上一直有一枚威力強大的炸彈。

      這顆炸彈,足以將方圓百米炸成灰燼。

      哪怕是再簡單的任務,蕭逸都會帶著這顆炸彈。

      為的就是防止意外。

      當他引爆炸彈的瞬間,敵人的獰笑變為了恐慌。

      那劇烈的爆炸,將他以及所有敵人全部淹沒。

      蕭逸語錄,永遠要有底牌,這樣,哪怕自己死了,敵人也沒有機會笑下去。

      .....

      “哈哈哈哈...”

      蕭逸不禁放聲大笑。

      值了,就算老子死了,能讓你們所有人陪葬,夠本了。

      “額,好疼?!笔捯莸男β曣┤欢?,體內傳來一陣虛弱之感。

      “不對,我沒死?!笔捯葶读算?,疑惑至極。

      能感受到身體虛弱,證明自己沒死!

      下一秒,一股陌生的記憶涌入腦海....

      “*,老子竟然穿越了!”

      哪怕蕭逸早已看淡生死,經歷過大風大浪。

      此刻還是忍不住爆了句粗口。

      這里已經不是地球了,而是一個名為炎龍大陸的異世界。

      有些類似于地球的古代。

      這個世界,強者為尊,武者橫行。

      只要擁有足夠的實力,你便能凌駕于一切之上。

      而自己之所以沒有死,是因為穿越并附身到一個剛剛死去的家族子弟身上。

      巧的是,這個家族子弟也叫蕭逸。

      這個蕭逸,乃是紫云城三大家族之一,蕭家,當代家主唯一的兒子。

      只不過,他幼年喪母,父親也在多年前神秘失蹤。

      年幼的他,由家族中一位長老撫養長大。

      如今十六歲,卻只有凡境一重的微末實力,遠遜色于同齡人。頂著‘少家主’的頭銜,卻是整個家族的恥辱,終日受到欺凌。

      在所有人眼中,他是個徹頭徹尾的廢物。

      “同樣叫蕭逸,你咋混得這么慘!”蕭逸撇了撇嘴。

      至于他為什么會死,蕭逸從記憶中得知...

      數天前,他的未婚妻慕容嬌兒約他到后山。

      傻乎乎的他,還以為是美人相伴,約他幽會。

      當他赴約時,才發現后山上等待他的,除了慕容嬌兒外,還有他的表哥蕭若寒。

      而蕭若寒,早就想除掉他。

      在他不可置信且夾雜著恐懼和憤怒的目光中,慕容嬌兒和蕭若寒吻在了一起。

      直到死前他才知道,原來表哥蕭若寒早就與自己的未婚妻有私情。

      蕭若寒乃是蕭家有名的天才,凡境七重武者,更是五長老之子。

      結果可想而知,蕭若寒一掌震碎了他的心脈,并將他推落山崖。

      當他被人從山崖下救回時,已經奄奄一息,口不能言,眼不能睜。

      在那嚴重的傷勢下,身體和心理的雙重折磨,他僅僅撐了三天,便在床上一命嗚呼。

      也是在這個時候,蕭逸穿越并附身到已經死去的他身上。

      “好歹毒的女子,好惡毒的表哥?!笔捯莅櫫税櫭碱^,眼中盡是冰冷。

      “同樣是死在陰謀之下,老子好歹讓那群王八蛋全部陪葬了,你卻死得那么窩囊?!笔捯輫@了口氣。

      “罷了,既然占了你的身體,老子才得以重生,這仇,我便幫你報了?!?/p>

      蕭逸不喜歡欠別人人情,哪怕這個人情只是一個巧合,哪怕這個人已經死了。

      心中想罷,蕭逸再次整理了一下腦海中的陌生記憶。

      這個世界的武者,有一種特殊的天賦,覺醒武魂。

      覺醒的年紀越早,天賦越強,武魂也越厲害。

      武魂又分很多種。

      器武魂:刀、槍、劍、戟、箭、斧、、、;獸武魂:獅、虎、猿、蛇、、、乃至強大的妖獸武魂;植物系武魂:花、草、樹、木、、、乃至珍稀而擁有特效的天材地寶。

      當然,還有其他各種超乎人想象的奇異武魂。

      總之,只要是這個世界擁有的事物,都能成為武者的武魂。

      而武魂,從低到高,又分赤橙黃綠青藍紫七階。

      級別越高,武魂自然就越強。

      像赤階武魂,大多是些尋常之物,比如普通的刀,豬狗牛羊等家畜,路邊的野花雜草等等。

      而高階武魂,比如蕭家有名的天才蕭若寒,則是黃階武魂火云蟒。一旦發動攻擊,操縱火云蟒,火焰滔天,頃刻間便能將敵人吞噬并燃燒殆盡。

      可以說,武魂是這個世界武者最最重要的東西。

      它決定著武者的未來,修煉速度,攻擊手段,戰力強弱。

      總之,覺醒出越厲害的武魂,代表著這個武者天賦越強,日后也越容易成為一方強者。

      “武者,武魂?!笔捯葑旖沁殖鲆坏佬σ?,“有意思,雖然身死,但能來到這個世界,或許以后會很精彩?!?/p>

      然而,下一秒,他嘴角的笑意瞬間定格,甚至是目瞪口呆。

      因為,他稍稍感知了一下自己體內的武魂。

      武魂,存在于武者體內丹田之旁。

      而如今自己丹田之旁,正有一只像球一樣的,呆呆傻傻的東西,渾身散發著微弱的赤色光芒。

      赤階武魂,控火獸。

      “尼瑪,這是在逗老子?”蕭逸差點破口大罵。

      控火獸,看這名字似乎很牛。

      但實則,這是一種在荒郊野外最最低等的妖獸。

      更嚴格來說,它是妖獸中的恥辱和廢物,因為,它很可能連普通野獸都打不過。

      整天呆呆傻傻,以兔子等弱小的動物為食。

      哪怕是來一只兇惡點的殘狼虎豹都能一口把它吞了。

      甚至于,哪怕是一個沒有修為的普通成年人,都能一腳把它給踢飛。

      “*,兄弟,你竟然覺醒出這玩意,難怪以前總是被人廢物廢物地罵著?!笔捯轃o語了。

      控火獸,被譽為最垃圾的武魂。即使在最低等的赤階武魂中,那也是墊底的存在,比豬狗牛羊等家畜武魂還要不如。

      起碼那些家畜武魂,還能給武者提供一定的力量增幅。

      而控火獸,唯一賦予武者的,只有‘控火’的技能。

      蕭逸當場試驗了一下,操縱體內武魂,掌心中猛然蹦出一小團火焰。

      只是,這小團火焰,用蕭逸前世的話來說,比打火機還不如,別說用來攻擊了,用來燒火都嫌礙事。

      別的武者,16歲起碼有凡境三重的修為,他卻只有最弱的凡境一重。

      別的武者,像蕭家中的子弟,普遍都是橙階武魂,就是資質較差的,也是赤階中比較有用的武魂。

      他卻覺醒出最沒用的控火獸。

      難怪他有著‘少家主’的頭銜,卻終日被家族子弟欺凌,被所有人所看不起。

      武魂,幾乎決定了武者一生的成就。

      “算了,靠山山崩,靠人人倒?!笔捯菽ㄈバ闹械牟豢?,眼中盡是自傲之色,“憑我一身形意拳絕學,就算不靠武魂,也能在這世界闖下屬于我自己的一片天?!?/p>

      蕭逸收回了掌心那團‘可憐’的火焰,懶得再看體內的武魂一眼。

      恰在此時,他卻猛地一窒。

      “嗯?”蕭逸皺了皺眉頭,隨即臉色大變。

      因為,在體內丹田之旁,除了那弱小的控火獸武魂外;竟還有另外一團東西。

      那東西,呈‘劍形’,渾身散發著耀眼的紫色光芒,而且還是深紫色。

      “這...這...這是冰鸞劍,它..它怎么成為我的武魂了,而且還是紫色武魂?!笔捯蒹@喜交加。

      冰鸞劍,不是這個世界的東西,而是讓蕭逸在地球死亡的罪魁禍首。

      不錯,蕭逸當初要搶回的華夏文物,就是這把冰鸞劍。

      “怎么會這樣?”哪怕蕭逸見識過人,卻想不明白。

      數天前,當蕭逸收到消息,并出手前,曾經查過這件文物。

      然而,以他這個殺手界無冕之王的能耐,卻連冰鸞劍一絲一毫的消息都查不出。

      只知道,這把劍的來歷極為神秘,連歷史記載都沒有,反倒是留下了一些神話傳說。

      據說,這是一把上古時期,無數仙人大神都拼命爭奪的寶物。

      當時,蕭逸還對這些神話傳說嗤之以鼻;但現在,他卻改變了想法。

      “看來,你的來歷果然不凡。而且,我能安然穿越到這個世界,重獲新生,也肯定少不了你的功勞?!笔捯莶聹y著,但其實心中已經無比肯定。

      “雙生武魂,其中一個還是最強大的紫色武魂,嘖嘖?!笔捯菰居魫灥男那檗D變為一絲期待。

      .......

      如遇跳章,我也沒轍,小八抱歉。

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1. 女強小說
      2. 空間小說
      3. 軍婚小說
      4. 網王小說

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  成a人v在线观看视频
    1. <th id="uuw9o"></th>
      <th id="uuw9o"></th>

      <th id="uuw9o"></th>
    2. <dd id="uuw9o"><track id="uuw9o"></track></dd><tbody id="uuw9o"><pre id="uuw9o"></pre></tbody>

    3. <em id="uuw9o"><ruby id="uuw9o"></ruby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