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h id="uuw9o"></th>
    <th id="uuw9o"></th>

    <th id="uuw9o"></th>
  • <dd id="uuw9o"><track id="uuw9o"></track></dd><tbody id="uuw9o"><pre id="uuw9o"></pre></tbody>

  • <em id="uuw9o"><ruby id="uuw9o"></ruby></em>

      您的位置 : 星座小說網 > 仙俠 > 落花無意惹仙君

      更新時間:2021-09-10 14:43:25

      落花無意惹仙君

      落花無意惹仙君 一九七二 著

      連載中 尹琉璃洛隱 輪回重生小說 宅斗小說 軍婚小說 星空小說

      獨家新書《落花無意惹仙君》是來自一九七二最新創作的仙俠類型的小說,文中主角是尹琉璃洛隱,本書考據嚴謹,細節翔實,全文講述青梅竹馬訂下的娃娃親,本以為會順理成章的結婚,沒想到結婚前夕,未婚夫竟然和別的女人有了孩子。尹琉璃表面上看起來并無異樣,可內心還是疼痛難忍,失去了愛的人,她覺得生活居無定所的漂泊未嘗不是件好事。如果可以,她真的想一直都在這船上,靠不了岸。...

      精彩章節試讀:

      溶銀般純粹的月映照在黑暗的大海上,在天水交接的地方,一艘三桅立帆大船漸漸遠去。這會已經是三更時分,船內依舊燭影搖紅。

      尹琉璃依在逍遙椅上,慢慢搖動著身子,臉上覆了銀白的面具,雖看不見其容顏,但僅瞧那身姿就曼妙得很。

      除去她離開大海的一個月時間,跟在她身邊足足有四個年頭,她的一個眼神,洛隱都能揣摩出其中的意義來,今次又帶著銀白面具出海,怕是下了極大決心,就像一個月前,她瀟灑的摘下面具,倏然轉身一樣。

      洛隱微微低眸,又品一口香茗,卻品之無味。

      “你究竟想要什么?”

      一抹白影從洛隱身邊擦過,他舉眸再望時,自己十七歲的弟弟已走到琉璃的身前,奪下她的銀白面具。

      “喲,是雪吶?!?/p>

      琉璃微微一笑,似剛剛睡醒般。燭臺上明火搖曳,燃亮的星火盡數映落她的眸中,而那微笑卻透明得不真實。

      雪輕蹙了眉:“沒有地圖,你打算怎么去‘鷹鷲島’?”

      “沒有地圖就去不了嗎?”

      “可以是可以,但為了那個男人……”想起那個懦弱的男人,最是可惡!

      琉璃一聲笑了:“他怎么了?”

      雪嘴角輕撇,他認為有些人天生就是讓人討厭的,比如懦弱的人,更比如男生女相的懦弱男人!

      如此想著心中更為不屑,下意識地握緊面具,結果瞬間粉碎。

      琉璃看著他手中的粉末,“啊哈”了一聲:“我的面具?!?/p>

      雪一愣,瞧著手中的白粉灰,方才還神色甚傲的人現在大窘:“對、對不起……”

      琉璃瞧著他,獨自歡樂起來,這可是江湖人稱的“雪少爺”,要知道,他和他的寶劍蒼凌就像幽靈的影子,能讓所有聽見的人打個寒戰,如今卻是這般窘色。

      琉璃呵呵笑著,視線飄忽斜睨著窗外,甲板上好像有人走過,一時間,她的神情變得悠遠,輕嘆了一聲,起身出門。

      雪看見,習慣性的皺眉輕哼:“女人就是女人!”

      船艙外。

      月光靜撒,甲板上空無一人,琉璃靠著船檐,若有所思地看著日夜奔流不息的海水。

      良久,耳邊窸窣傳來些聲響,她回望過去,弱柳一般的少年走來,月色之下,映著他眉目如畫,堪比女子。

      琉璃問他:“這么晚了,怎還不歇著?”

      “你呢?”

      少年不答反問,琉璃笑了笑:“賞月呢?!闭f著,她便仰頭望月,只是那月色已被烏云所掩。

      “對不起!”

      少年語落,琉璃的眸色便是輕微顫動。

      “琉璃,是我對不住你,如若有下一世……”

      “你又說笑了,”琉璃打斷他的話,看著遠處的海平面,烏云擋月后,這海變得更深沉了:“這怕是要起風了?!?/p>

      “琉璃,我……”

      琉璃轉眸望他,又笑了起來:“你好生待夢熙便是,這一趟前去過鷹鷲島,取來了‘水玲瓏’,你們……就成親吧?!?/p>

      少年微怔,呆呆地看著琉璃蓮步輕邁,在他眼前走過,留下來一抹比海風更輕盈的聲音:“海上風大,還是回艙棚的好?!?/p>

      琉璃回自己的房間,在關門的那一瞬,船帆獵獵作響,海上當真起了大風。但這會關上房門,倒也靜了許多。

      她來到桌前,隨手斟了一杯酒,一飲而盡,不知是酒太澀,還是門外的海風滲了進來,噎在心口,頓時讓她覺得手腳冰冷。

      她愣愣地看著手中的空酒杯。

      方才的少年是琉璃指腹為婚的赫連錦,而夢熙是琉璃的親姐姐,人稱江南的第一美人兒。

      三人至小青梅,直到一個月前,婚期將近,琉璃才解散船隊,準備回家成親,可那會卻傳出尹夢熙懷上赫連錦骨血的事情。

      琉璃輕嘆,嘴角邊那不曾改變的微笑,這會看起來竟也有些澀。

      其實,該來的終歸會來,該去的始終是要去的,無論怎么變,那始終是自己一母同胞的親姐姐,而她腹中所懷的也正是自己嫡親的侄兒,她改變不了什么。

      她將目光投向窗外,低垂的烏云壓近,暗雷沉隱在云中,黑暗的海上浪濤連綿,她的神情一時間變的恍惚……

      尹家在江南一帶頗有威名,家勢極富,只不過在祖輩欠下赫連家一個人情,對方在十九年前要求成為親家,尹家顧及顏面,只好將小女兒尹琉璃與之定下婚約,尹家老爺自覺愧對小女兒,便至小寵愛有加,也就仍由她四處游玩。

      琉璃自幼愛海,閑來無事便成為海盜,偶爾劫貧濟富一會,為不給家族帶來麻煩,所以才帶上銀白面具,也就成就一段海盜女王的傳奇,而這個秘密也只告訴過赫連錦,可怎料在拜堂之前出這般丟人現眼的事。

      時至如今,尹家老爺自覺無了顏面,故要討鷹鷲島上的“水玲瓏”作為聘禮,可赫連錦一介書生手無縛雞之力,便也只能偷偷邀上尹琉璃,而她竟也是答應了,還找了以前的船員洛隱和他遠在江湖的弟弟“雪少爺”。

      相傳,鷹鷲島上的“水玲瓏”自古便是個寶貝,可治百病,但地圖在百年前就已經丟失,至今已無人知其所在,更別說那“水玲瓏”了,這讓赫連錦去尋,怕是只會丟了性命。

      突然一聲雷響,在海面上炸開,琉璃恍然回神,窗外已下起了雨,雖還是小雨,但風大得宛如暴風雨的前奏。她轉身尋來一把二十四骨的油紙傘,出了船棚。

      船外的風勢極大,她一人淋著雨,懷里緊緊抱著油紙傘,扶著船舷走到方才自己站立的位置。一道雪青色的閃電劈過,亮耀了整個海面,不過好在船檐旁已經沒人,他應該已經回了。

      琉璃有這么一瞬間的慶幸。

      又一聲劈天雷閃過,海上的雨更大了,她濕漉漉的站甲板上,裙衫緊貼著肌膚,冰冷的讓人發抖,拿出懷中的油紙傘,撐開。

      曾幾何時,就是他用這樣一把傘為自己遮住那一方濕漉漉的天空??上?,人已經不在了……

      琉璃盯著手里的油紙傘許久,輕輕一松手,它便如蝶兒般蹁躚而去,轉眼落入暗寂的大海里。

      她突地笑了,笑得凄寒,慢慢地破碎在雨里,應該是這樣的,本就是應該如此啊,沒有什么留戀的,重來就沒有!

      連綿的雨幕拍打在臉上,好生疼痛,琉璃卻笑出了聲,自己這是在做什么?我可是尹琉璃??!

      泛著泡沫的海水拍打著船身,濺上琉璃扶著船舷的手,這會海上的風更大了,浪頭足以高達百尺,“哐當”一聲巨響,好像撞上什么,琉璃腳下一滑隨著狂風飛出了出去??伤齾s沒有絲毫的慌亂,竟有些享受墜落的速度,直到海水脹滿了視野,冰冷的氣息使她意識開始變得模糊。

      “紅蓮,紅蓮……”

      是誰?是誰的聲音?

      琉璃微微地睜開雙眼,恍惚間,一抹淡青色的身影漸漸靠近,暗不見底的海底在他身邊似乎也變得清亮起來,琉璃的心神好似瞬間被吸引了過去,額角陣痛的厲害,張了張嘴,似乎想喚誰,可那明明就在嘴邊的一個名字,卻是澀澀的哽于喉間。

      “紅蓮,紅蓮……”

      “……誰?”

      他來到眼前,露出一抹淺淺的笑容,竟好似細潤無聲的溫柔,可琉璃的雙眸卻是漸漸闔上,她強忍著意識想多看他幾眼,在最后一絲光線下,看見了他嘴角微動,好像說了一個……“翼”字?

      還有呢?你的名字?可奈何再也睜不開眼來。

      三日之后,夕陽墜,海浪已平,一艘沙船停泊于岸邊。

      似血的余暉染紅了蒼穹,流云如同波浪般起伏前行,群鳥展翅撲向了落日,朦朧了這千萬風情。

      沙船內的一間屋里,琉璃靜靜地躺在床上,緊閉著雙眼,似乎沒有清醒的跡象。

      良久——

      燭火突然隨風晃動,房門已被推開,翩翩貴公子走來,一雙桃花眼間帶著絲邪魅。這正是當朝的皇三子宸熙王——陸瑾天。

      他微微的笑走到琉璃身邊,伸手輕柔的滑過她的臉龐:“真是精致的美人兒,可惜,你怎么還不醒來?”

      房中的燭火微微搖曳。

      他在三天前在沙灘上將琉璃撿回來,可經過御醫的診斷,既無大病也無大傷,僅僅只是不知緣由的昏迷不醒,這倒是讓陸瑾天有些興致。

      想起御醫方才神神秘秘地說:“這姑娘怕是著魔了?!?/p>

      陸瑾天就撲哧一聲笑了。

      房內依舊燭影搖動,而在窗外,早早地隱藏著兩位天界的上仙,其中一位是南方朱雀麾下的七星宿之一——翼宿,而他身邊的則是同為七星宿之一的鬼宿。

      往來的船員在他們身邊經過都好似不曾察覺一般,可陽光卻能仿若能不經意般的在翼宿身上拂過,清晰勾勒出他瀟俊的身影。

      他問:“你相信命運嗎?”

      “命運?你竟然也會問出如此問題,這世間所謂‘命運’只不過上蒼早早為蕓蕓眾生選好的道路,剩下的只需去走罷了?!惫硭扌χ?,黑色發絲遮住他清晰的眉眼,在夕陽余暉的光線下顯得神秘而深邃。

      翼宿看著房內昏迷的琉璃,眉宇間隱著一縷深邃的暗影,他救起琉璃后,施法讓她昏迷,在放于海邊,是想等凡人救起,不影響她一生的命運軌跡??扇f般沒想到竟也會被陸瑾天拾去。

      鬼宿唇邊卻浮出狡黠的笑容:“冥冥中的‘命運’齒輪已經開始運轉?!?/p>

      翼宿也不禁輕嘆:“上蒼的意思也不是你我能改變的?!?/p>

      “呵,原來你也知道?!?/p>

      知道又如何?

      翼宿沒有說話,看著房內昏迷的琉璃,那顆心中終究還是矛盾的。

      鬼宿又問:“她什么時候能醒來?”

      可他依舊不答。

      鬼宿有些不耐:“翼,前些日子你將她從海里救起,卻又仍在沙灘上,這會被別人撿去,怎還不散了你的法術,讓她醒來?”

      “你管這么多做什么?”

      翼宿輕輕淡淡的一句,讓鬼宿扶額無奈:“我為你做了肉身,又瞞著朱雀大人護你下凡,你就如此對待恩人?”

      翼宿默了一瞬,回頭問他:“什么?”

      “沒什么,”無奈地,鬼宿只能說些別的:“你的元神附上我特制的木偶身,可還合適?”

      “唔,這身體好像不能承受我全部的法力?”

      鬼宿聽他這么一說,便樂了:“準確地來說,只能承受你不到兩成的法力,一旦超過兩成,這身體就會崩潰?!?/p>

      翼宿看著他,皺起了弧度清晰的眉。

      鬼宿最是委屈的將他望著:“私自下凡本是重罪,限制到兩層法力也是為你好,多少能免去被朱雀大人發現的危險?!?/p>

      翼宿又默了一瞬,才面無表情的“唔”了一聲。

      鬼宿一笑,視線飄向窗內,看著琉璃暈迷的神情,便又問道:“你打算何時讓紅蓮醒來?!?/p>

      “想知道?”

      鬼宿點點頭,翼宿斜睨他一眼:“可你認為我會告訴你嗎?”

      鬼宿訝然一笑,他這位仙友雖然外表淡漠,卻也甚為狡猾,但他好像是忘了,三界的神仙中,誰才是最狡猾的。

      他的唇邊浮出狡獪的笑容,微瞇的雙眸就像毒蛇在欣賞著自己的獵物,翼宿神色微變,伸手撫上了額角,好似頭疼得厲害。

      鬼宿迅速又裝出一副正經的模樣,善意的提醒道:“你偷偷地計劃了些什么?”

      翼宿瞥一眼他,鬼宿眼底大有狡黠得意之色,他知道,這身體是鬼宿創造出來的,定是在里面下了什么法術,這若不答他,只怕會疼得更厲害。

      翼宿將目光投向窗內,落定在琉璃的臉龐上,一時間沉默不語,仿佛眷戀著什么似的。

      鬼宿瞧他這神色,不禁訝然,他本以為翼宿是自愧于連累紅蓮輪回,才執意下凡,但看他的神情怕不是這么簡單。

      鬼宿暗自收了法術,過了很久,才聽翼宿的嘆息飄落:“我想幫她跳出輪回之苦,我想她重回冥幽地獄,我不想她再與‘那個人’有任何的牽連?!?/p>

      還記得她紅衣翩翩,劃水而來,卻因那件事情,一步之遙的距離隔去了天規。

      翼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身為擺渡女的紅蓮被輪回隧道浸食,吞沒,轉瞬就是二十載。

      鬼宿并沒有看漏他眼底閃過的一絲光芒,那雙看似波瀾不驚的雙眸,在那一瞬間凝著悲怒。

      鬼宿嘆了嘆:“在天界‘愛’是不存在的?!?/p>

      “呵,是嗎?”

      翼宿很認真地看著他,那雙眼眸里看不出一絲雜質的清澈,讓鬼宿有種不祥的預感。

      “你……別太認真?!?/p>

      翼宿嘴角邊微抹了淺笑,沒有回答他,轉眼又看琉璃,那雙眼眸又恢復了淡然而寧靜的痕跡。

      鬼宿輕輕嘆息,怕是自己沒有猜錯,但天界真的會有“愛”嗎?

      他看著翼宿,嘴角邊突然浮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:“翼,我為你做的木偶身應該可以達成所愿?!?/p>

      “嗯,謝了……”

      “???”鬼宿不可思議地瞧他,向來淡漠到只有自我的仙友竟也會向人致謝,今日當真是奇了怪了!

      “我說,謝謝你幫我隱瞞下凡之事,幫我造了這附體之身,”翼宿似乎有點不好意思,清了清嗓子又繼續說:“是我欠你一個人情?!?/p>

      “有你這一句話便足以!”幽魅的笑在海風中淡淡逝去,余音未了,修長俊雅的身影便已消失。

      鬼宿竟也會羞澀了……

      又過些日子,琉璃仍是昏迷不醒,御醫又苦無良策,湊巧的是突然來了一位自稱復姓南宮,能醫治百病的神醫,陸瑾天就將此人請來。

      “南宮神醫”從門外走來,一灣黛色流泉被白玉發簪松松挽起,其余披散在肩頭,一襲淡青色的衣裳隨著步履輕揚,玄紋云袖微微蕩漾。

      陸瑾天打量著他,深覺此刻屋內變得萬籟俱靜,他清雅、淡漠,雙眸如水一般清涼,好似隔絕在塵世之外的謫仙,可任誰也想不到,眼前的竟當真是天界上仙,南方朱雀七宿之翼宿!

      陸瑾天問他:“你當真能醫治好這位姑娘?”

      “是?!?/p>

      翼宿的聲音也像是從骨子里透出的清冷,陸瑾天到有些好奇:“如果你能醫治好那位姑娘,定有重賞?!?/p>

      翼宿從他身邊走過,燭臺上的明火搖曳,映著他的眉眼清冽從容。陸瑾天看著他從懷中取出藥丸,喂琉璃吃下,沒過多久就能聽到她輕咳幾聲。

      竟這般容易?

      這可是連御醫都束手無策的??!

      陸瑾天輕撫下顎,覺得那藥丸好像有些問題,卻又說不上來感覺,大約歸根結底,只是他的直覺罷了。

      琉璃睜開眼,慢慢地開始打量眼前由模糊逐漸清晰的景象,這一夢似乎太過漫長了些,以至于夢醒之后,看著眼前的男子猶似在夢里。

      “誰?”

      翼宿未答,琉璃微微眨動著雙眼,額間傳來陣陣疼痛。

      他就在眼前,卻仿佛有無數聲音在耳畔嘈雜,她無意識的抬手觸著鬢邊的穴位,翼宿的手也蓋了她的額角,冰冰涼涼,琉璃不禁蹙眉抬眸,目光直落入一雙深眸里,一時竟忘了呼吸。

      簾帳內燭影斑駁,拉著他們的影子斜長斜長。

      “南宮神醫果然好本事?!?/p>

      陸瑾天站在他們身后低低地笑,這看起來倒真有些意思。

      翼宿倒是置若罔聞,琉璃恍然發現,方才被他觸碰到的地方竟是不疼了。

      陸瑾天走過來坐在床頭,問:“可好些?”

      琉璃微微地點點頭,這頭雖不疼了,但這記憶卻好似缺了什么,只依稀記得前些日子自己好像是在暴風雨的夜晚……不慎落水?

      然后呢?

      她神色疲乏地看了一眼陸瑾天,想來這是被人給救了,但不知道赫連錦他們現在是否平安,是否已經尋到了“水玲瓏”?

      她眨動著雙眼,翼宿很自然的為她掩上被衾,琉璃突然覺得困乏的很,這身子什么時候變得這般經不起風雨了?

      她又一次闔上雙眼,眉頭深深緊鎖,蒼白的臉上似乎糾結著層層愁影。

      陸瑾天問:“她怎么又睡了?”

      “大病初愈?!?/p>

      翼宿言簡意賅,走出紗幔。

      陸瑾天啞然失笑,卻又覺得有趣,隨翼宿走出來:“南宮神醫的醫術果然了得,僅憑一顆丹藥便能救治那位姑娘?”

      翼宿看了他一眼,點頭,沒說多余的話,淡靜的神情反倒是令陸瑾天更生懷疑。

      他又自言自語的唔了唔:“不知南宮神醫師出何處?”

      陸瑾天微微一頓,上下打量著他,可翼宿卻是一副心不在焉,好像沒有聽他在說話的神情。

      這時,沙船好像有些微微的晃動,門外突有侍從近身低語稟報,陸瑾天眸底閃過絲愕然,但隨即隱去,吩咐一句:“你去讓芷菡準備一些清粥來,這位姑娘醒后,伺候她喝下?!?/p>

      那人應下,轉身出了門。

      陸瑾天似有猶豫地看著翼宿:“你……就先留在這里?!闭f完之后,就匆匆而去。

      翼宿推開一扇窗,月在云層中穿梭,銀色的月光灑向海面,卻像是在表面凝了一層油,溶不進海里。

      這島好像是要地震,來得恰是時候,而沙船怕是要急急起航。

      翼宿又看了一眼琉璃。

      大約過了很久,門外有人端著清粥進來,那是一個周身蕩漾著甜魅氣息的女子,大約就是陸瑾天方才所說的芷菡了。

      “好俊的公子?!?/p>

      她的聲音輕輕柔柔的,帶著一絲芬芳的挑逗,好似看不見的線,能輕易捕獲她所想要的“獵物”。

      翼宿微微側身,抬頭靜靜將她看著,芷菡嘴角微勾,很滿意翼宿落在自己身上再也未曾移去的目光,雖然在此之前她曾享受過無數次這種目光,但此刻她卻有了一種從未感覺到優越感。

      她走上去,柔膩的小手輕捂住翼宿的胸口,卻是被翼宿一個晃身掙開細滑的手,轉而接過清粥,說道:“有點冷了?!?/p>

      微微遺憾的口氣,就好像方才他所凝視期待的是那清粥,而非端著粥碗的佳人。

      芷菡凝起眉,仿似受了極大屈辱:“這般下等的女子也只配喝冷粥?!闭f著,便憤憤然離去。

      翼宿淡淡地瞥了她一眼,似有些不明所以的困惑,但也沒做多想,端著一碗清粥走了進去,琉璃仍舊是緊閉著雙眸,他遂說了一句:“你可以醒了?!?/p>

      如他所說,琉璃當真就睜開雙眼,神色也瞬間清爽許多。

      只是船只開始有明顯搖晃,大約已經下海了。

      琉璃坐起身來,靠在床頭,看著翼宿的神色也似正常了許多:“這還是在海上嗎?”

      翼宿沒有答她,只是將一碗清粥遞上去。

      琉璃瞥一眼道:“太素了?!?/p>

      “燉得很稠?!?/p>

      約莫是在勸她。

      琉璃一笑,見是他殷勤在先,便呵呵笑著接受,可沒等她吃上第二口,翼宿便一把奪過清粥碗,琉璃被嗆到咳了數聲,瞪著他。

      “你裝睡?!?/p>

      他沒帶歉意的將清粥碗放在床頭案桌上。

      琉璃這廂還沒有表示同意,就被他按倒在床,直到看著翼宿出了紗幔,她才慢一拍地點了頭應了。

      琉璃閉上眼,舔了舔嘴邊殘余的粥水,雖是素了點,但自己怎么也是餓了,還是挺想繼續吃完的,可這會沒經多想,便是從了一個不知道姓名的男子,莫名其妙的就閉上了雙眼,而耳邊似乎傳來些許聲響,好似真有什么人走進房間。

      可過了一會,外頭再沒聲息,良久沉寂。

      琉璃想想不對,為何要任他擺布?思量著便睜開眼來,驀地對上一道目光,目光的主人正趴在床沿邊上,肆無忌憚地將自己望著。

      陸瑾天見她醒了,指尖遂撫上了她的唇瓣:“你終于醒了?!?/p>

      琉璃顫了一下,抿住嘴唇,謹慎地往里挪了挪,以避開他的手,陸瑾天被她的反應逗樂了,摸著下顎笑道:“真想讓人咬一口?!?/p>

      琉璃嘴角抽了抽,陸瑾天更加肆無忌憚地看她,琉璃這次不躲也不閃,露出明媚的笑容回敬他:“看來公子是餓了,小女子也正巧餓得緊?!?/p>

      陸瑾天訕訕一笑,端起床頭案桌上清粥碗:“你嘗嘗看,合不合胃口?”

      琉璃接過清粥碗,喝了一口,卻又很快地停了下來,看著粥碗,這明明只過了一會,怎會涼成這樣,而且清寡如水,一點也不似方才黏稠可口。

      果真……是太素了嗎?

      陸瑾天見她神色淡淡,看不出喜惡,便問道:“可還合口?”

      琉璃搖了搖頭:“如果來點酒肉,可能會更好?!?/p>

      陸瑾天一笑,極其自然地攬住她的腰肢:“我扶你去大廳?!?/p>

      琉璃任由他扶著,看他衣衫質料考究,身姿高貴,想來不是官宦子弟,也是有錢有勢人家的大少爺,被這等身份的人伺候倒也舒坦。

     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:

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1. 輪回重生小說
      2. 宅斗小說
      3. 軍婚小說
      4. 星空小說

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  成a人v在线观看视频
    1. <th id="uuw9o"></th>
      <th id="uuw9o"></th>

      <th id="uuw9o"></th>
    2. <dd id="uuw9o"><track id="uuw9o"></track></dd><tbody id="uuw9o"><pre id="uuw9o"></pre></tbody>

    3. <em id="uuw9o"><ruby id="uuw9o"></ruby></em>